批评信 - 论文联盟-南大CSSCI北大中文核心期刊职称毕业论文发表网站 zh-CNiwms.net <![CDATA[论文联盟-南大CSSCI北大中文核心期刊职称毕业论文发表网站]]> pic/logo.gif http://www.2868631.com/ <![CDATA[李肇星32年前的一封批评信]]> Sun, 03 Feb 2013 11:28:30 GMT 李肇星32年前的一封批评信

有“铁嘴钢牙”之称的“个性部长”李肇星,32年前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封《笑不出声的笑剧》的批评信,对滥用职权的铁路局长和唯权力是瞻的列车长进行了无情的嘲讽和鞭挞。

  这封刊在1978年12月3日《战地》栏目的信,饶有戏剧冲突,不是小品胜似小品——时任外交部新闻司科员的李肇星和一同事,陪同12位外宾登上成都驶往重庆的列车。尽管14人人手一张软卧票,但车上只给8个铺位。于是,李肇星到餐车找列车长投诉,但他“眼都不屑一眨”地说:“一张多余的卧铺也没有。”就在这时,“背后‘啪’的一声巨响,一位首长模样的人把工作证摔到桌上,并手拍桌子,冲着列车长训斥起来:你知道我是谁吗?为什么这么久连个招呼也不打?我要警告你,今天晚上没买卧铺票而上卧车的,统统都给我滚下去!”原来,这是铁路局的一位局长,碰巧列车长还不认识。李肇星用文学的笔触描写道:

  他像被开水烫了一样跳起来,朝证件上闪着红光的大印一看,便语无伦次地道起歉来,大抵是说不认识首长,这就派人准备床铺等等。局长终于悻悻说句“真不像话”,以示缓和之意。列车长这才松了口气,同几个列车员簇拥局长向2号包厢去了。

  这一切看得李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2868631.com收集整理肇星“目瞪口呆”,他“为自己的轻信和受骗感到愤怒”,但也急中生智,想到“解?#20219;?#20204;燃眉之急的唯一出路”。于是,李肇星?#26377;?#26446;中翻出一份《人民日报》,交给返回餐车的列车长,“上面登载着国家领导人会见这批客人的照片,并如?#30331;?#35843;了这批客人的身份……”

  “马上见效!”原来悬空的6张卧铺票瞬间有了着落。李肇星“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却无论如何不能入睡。”他想笑,?#20160;?#32819;闻目睹的一切不恰是一场绝妙的讽刺笑剧吗?可他怎么也笑不出来。“我诅咒这笑剧的‘编导’,也有不少话要向‘剧中人’倾吐。”他写道。他在信中大声疾呼:

  列车长同志,你的病势已经不能算轻,该警惕了!局长同志,请珍视和正确使用你的权力吧,它是属于人民的;我在怀疑你在以雷霆之势解决了自己的睡觉问题之后,是否还会以同样的“气魄”,去处理?#20999;?#20320;业已有所察觉的问题?!

  振聋发聩——这是我读完这封信的第一感受。32年前,李肇星这封不无“愤青”色彩的来信,怎么就登到堂堂的党中央机关报上了?

  按官场思维套路,发生在火车上前倨后恭的行为,完全可以通过“组织程序”?#20174;?#35299;决,而用不着李肇星个人“拿起批评的武器”。关键是,信中措辞严厉,描绘入木,几乎点名道?#30504;?#20840;然不顾铁路局长、列车长一点面子。小小科员


后页]]>
<![CDATA[致清华大学的一封批评信]]> Sun, 03 Feb 2013 11:25:42 GMT 致清华大学的一封批评信

清华,你好!

      和你的故事要从头说起,虽然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开头可言。2008年,?#20063;?#21152;自主招生考试,被清华降?#33268;?#21462;。夏天自己拎着大包小包来学校,报道的地点已经有媒体围追堵截,要求我畅想校园生活,我那时说“记录生活的日子结束,生活开始了。”——奋不?#26494;?#39134;蛾扑火,有“时间开始了”的自我感动劲儿。

        如今我已大三,却还没有真正融入校园生活。现在在学校还常常迷路,同学讨论的成绩与保?#26657;?#25105;也大都一头雾水。嘟嘟囔囔对学校的不满却说了很多,拿人不手软,吃人不嘴短。时值百年校庆,我想说给学校的,也不是感恩与颂圣,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怨言。

        因为身在学校,所以不能仅抱怨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2868631.com收集整理些片儿汤的话。白衣飘飘的年代没了,就别再紧紧拽住时间的裙?#38738;?#22149;呻吟;学术之不知礼之不存,也已经没有再捶胸顿足的必要;大师离去,微斯人吾谁与归。大势如此,学院当然不能幸免,所以也别再长歌当哭了罢。

        然而,除去以上这些,我对大学仍有抱怨,仍有不满,仍有震恐,仍有大惊小怪,仍有不情之请。

      大一、大二的时候,我?#19981;?#25341;着人聊政治。当然,大部分情况是我支离?#25169;?#22320;复述着我在网上看到、饭局上听到的只言片语,骇人听闻。?#19994;?#21516;学们总是左顾右盼坐立难安,一副盼着人把他们解救走的样子,实在被逼急才敷衍笑道:“中国就是这样的。”

      我那时还觉得奇怪,二十出头正是对政治敏感的时期,即使是纯生理上也应有些喷张和兴奋,可他们是如此漠然或?#20221;摺?#37027;时,常常涌到我嘴边的话是:“你们到底在怕什么?”

      现在我发现,他们并不是漠然,?#19994;?#21516;学们不是不关心,而是自动维护着政府——?#36335;?#32500;护着自己将要继承的遗产。清华人是可爱的,愤青少,领导多,内心大概还是有天下兴亡为己任的悲?#24120;?#34920;现出来却是高屋建瓴,虚头八脑的老干部摸样。

    陈冠中的小说《盛世》里有个叫做韦国的青年人,理想是进入中宣部,因为“一个国家民族不能只靠物质力量,还要有精神力量,人民才会团结在一起。硬实力重要,软实力一样重要……我是学法律的,可以替中宣部的每一项决策提供坚实的法律依据,配合依法治国的国家政策。”

    韦国加入读书会,组织同学有系统的驳斥网?#25103;?#21160;言论,举报反动网站,举报“危险”教授。是年青一代的美丽领袖。

      韦国说:“我今年已二十四岁。二十岁那年我做的十年计划,正一步步实现,但我不能?#26376;?#27611;主席三十岁的时候在做什么?中共中央局五个委员之一。这样一想,我知道我要加倍努力了。”

      我身边就有韦国这样的年轻人,越是高等的院校,就越多的如斯?#25343;?#36825;也不?#29273;?#35299;,北大清华的学子一路都是教育和体制的少年既得利益者,成熟了,自然也是要沿着同一轨迹,而不能跌落到食物链的底端。于是,大学成了掠夺政治?#26102;?#30340;地方。

      我曾经?#24616;?#36807;学校的干部们做事,与教育和世俗标准下少年得志的成功者打过交道,他们毫无障碍地接受学校给予的一?#23633;?#20540;观,?#22312;?#20027;流,一百年不动摇、一百年不怀疑;他们青出于蓝地运用官场技巧与规则,成者为王,败者


后页]]>
<![CDATA[给小王的一封批评信]]> Sun, 03 Feb 2013 11:24:20 GMT 给小王的一封批评信

小王同志:
    你知道自己有多不争气吗?你知?#28389;?#36825;样的行为会令多少人失望吗?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这样颓废,这样没上进心,这样没自制,这样没脑子!你现在这样活着还配做人吗?初中老师的期望眼神你忘了吗?朋友们一起奋斗的日子你?#35757;?#19981;?#19981;?#37027;种感觉了吗?父?#35813;?#22825;?#21015;量嗫?#22312;外挣钱给你花,你就不?#29273;?#21527;,你还能说自己是个好孩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2868631.com收集整理子吗?今天我就要骂醒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每天看相算命有意思吗?这些事?#39286;?#30606;了再考?#21069;桑?#20320;真正想要的就是这?#21482;?#26263;的人生吗?你一直强调人最要紧就是活得快乐,你现在这样,你快乐吗?我不快乐!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别太小看自己,也别太相信?#20999;?#20165;供娱乐的东西,明白吗?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睡醒起来你就是个崭新的人,别给咱王家丢?#24120;?nbsp;      


 

]]>
<![CDATA[批评信样本]]> Sun, 03 Feb 2013 06:54:40 GMT 批评信样本

    “硬逼顾?#32479;?#39277;”的做法不可取
    前不久,我出差去沈阳,在太原街附近被一家个体饭店的服务员硬逼着吃了一顿饭。回味起来觉得不是滋味。在那条街上有六七家个体饭馆,几乎?#32771;业?#21069;都有一二个青年“女?#20889;?rdquo;。她们看见有人往饭馆张望,便连拉带扯地把你弄进去,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2868631.com收集整理不容分说地把面条、水饺端到你跟前,硬逼?#25293;?#21507;。做生意笑脸相迎,热情待客是应该的。但买不买东西、吃不吃饭,应由顾客自愿,怎能拉客逼?#32479;?#39277;呢?生意的?#27809;擔?#19981;仅与服务态度有关,更主要的是靠经营商品的质量、品种和价格的合理,来取得顾客的信任。那种用“拉”、“扯”的办法逼顾?#32479;?#39277;是招不了更多客人的。
        上海?#31449;?#26576;学院陈×× 
      ××年×月×日

]]>
<![CDATA[批评信:《批评信》]]> Thu, 18 Sep 2008 12:46:36 GMT     “硬逼顾?#32479;?#39277;”的做法不可取
    编辑同志:
    前不久,我出差去沈阳,在太原街附近被一家个体饭店的服务员硬逼着吃了一顿饭。回味起来觉得不是滋味。在那条街上有六七家个体饭馆,几乎?#32771;业?#21069;都有一二个青年“女?#20889;薄?#22905;们看见有人往饭馆张望,便连拉带扯地把你弄进去,不容分说地把面条、水饺端到你跟前,硬逼?#25293;?#21507;。做生意笑脸相迎,热情待客是应该的。但买不买东西、吃不吃饭,应由顾客自愿,怎能拉客逼?#32479;?#39277;呢?生意的?#27809;擔?#19981;仅与服务态度有关,更主要的是靠经营商品的质量、品种和价格的合理,来取得顾客的信任。那种用“拉”、“扯”的办法逼顾?#32479;?#39277;是招不了更多客人的。
    上海?#31449;?#26576;学院陈××
    ××年×月×日
<![CDATA[批评信:批评信的?#25293;頬]> Thu, 18 Sep 2008 12:46:35 GMT
使命召唤ol停运公告
金蟾捕鱼 pk10投注十大平台 安徽11选5开奖详情 18选7走势图2007至2018年 刘伯溫六肖中特 山东时时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 里昂女足球员名单 山西新11选五走势图表 3d试机号关注号